般若閱藏筆記(之三)常啼菩薩求法記 下

2020/05/22

爾時長者女見常啼菩薩希有之事,轉增愛重,恭敬合掌白常啼菩薩言:「願降慈悲暫臨我宅,所須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上妙供具,為白父母一切當得,我及侍從亦辭父母,隨大士往具妙香城,為欲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摩訶薩故。」

深受感動的長者女,願追隨常啼菩薩一同前往妙香城供養法湧菩薩。沒想到長者女將此事秉報父母之時,父母生大歡喜也願意隨同常啼菩薩前往妙香城。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出發了!

時長者女即便營辦五百乘車七寶嚴飾,亦令五百常隨侍女,恣意各取眾寶嚴身,復取上妙珍財各無量種,并餘種種上妙供具。其女既辦如是事已,恭敬啟請常啼菩薩前乘一車,身及父母侍女五百各乘一車,圍遶侍從常啼菩薩,漸漸東去至妙香城。

漸復前行即便遙見法湧菩薩摩訶薩正處七寶臺坐師子座,無量無數百千俱胝那庾多眾,前後圍遶而為說法。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最初遙見法湧菩薩摩訶薩故身心悅樂,譬如苾芻繫念一境忽然得入第三靜慮。既遙見已作是念言:「我等不應乘車而趣法湧菩薩摩訶薩所。」作是念已即便下車整理衣服。時長者女及彼父母侍女五百亦皆下車,各以上妙眾寶衣服嚴飾其身,持諸供具恭敬圍遶常啼菩薩,徐行而趣法湧菩薩摩訶薩所。

常啼菩薩及長者女并諸眷屬,持諸供具供養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涌菩薩摩訶薩已,頂禮雙足合掌恭敬,右遶三匝卻住一面。

行禮如儀供養法湧菩薩後,常啼菩薩請益法湧菩薩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指示他妙香城及法湧菩薩的佛陀,是從何而來,又往何去?

爾時,常啼菩薩曲躬合掌,白法湧菩薩摩訶薩言:「我今者請問大師,我先所見十方諸佛,先從何來今往何所?唯願為我說彼諸佛所從至處,令我了知,知已生生常見諸佛。」

法湧菩薩摩訶薩為常啼菩薩摩訶薩說諸如來應正等覺廣說乃至佛薄伽梵無來無去相時,令彼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地諸山大海及諸天宮六種變動,諸魔宮殿皆失威光,魔及魔軍皆悉驚怖。時彼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所有草木叢林生非時花,悉皆傾向法湧菩薩摩訶薩所。空中亦雨種種香花,時天帝釋四大天王及諸天眾,於虛空中即以種種天妙香花,奉散供養法湧菩薩摩訶薩已,復持種種天妙香花,奉散供養常啼菩薩,而作是言:「我因大士得聞如是勝義之教,一切世間住身見者,聞是法已能捨執著,皆悉住於難伏之地。」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白法湧菩薩摩訶薩言:「何因何緣令此世界一切大地諸山大海六種變動,及現種種希有之相?」

法湧菩薩告常啼菩薩言:「由我答汝所問如來應正等覺無來去相,於此會中八千眾生皆悉證得無生法忍,復有八十那庾多眾生皆發無上正等覺心,復有八萬四千眾生遠塵離垢,於諸法中生淨法眼。由是因緣,令此世界一切大地諸山大海六種變動,及現種種希有之相。」

常啼菩薩聞是語已,踊躍歡喜作是念言:「我今已為獲大善利,謂因我問法湧菩薩,令諸有情得聞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說諸如來應正等覺無來去相,令爾所眾獲大饒益。我由如是殊勝善根,足能成辦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我於無上正等菩提無復疑慮,我於來世定成如來應正等覺,利益安樂無量有情。」作是念已歡喜踊躍,上昇虛空七多羅樹。

復作是念:「當以何等供養大師法湧菩薩,用酬為我說法之恩?」

聽完法湧菩薩微妙難喻的解說後,常啼菩薩心想當以何等供養,來報答法湧菩薩說法之恩?此時,一直想補償常啼菩薩的天帝釋(請見上集)終於找到機會為常啼菩薩服務!

時天帝釋知其所念,化作無量微妙香花,欲持施與常啼菩薩,而作是言:「大士!今者哀愍我故可受此花持以供養法湧菩薩。大士!應受我等供養,我今助成大士功德。所以者何?因大士故我等無量百千有情獲大饒益,謂必當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大士!當知諸有能為一切有情經於無量無數大劫受諸勤苦,如大士者甚為難得,是故今應受我所施。」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受天帝釋微妙香花,奉散供養法湧菩薩摩訶薩已,從虛空下頂禮雙足,合掌恭敬白言:「大師!我從今日願以身命奉屬大師以充給使。」作是語已於法湧菩薩摩訶薩前合掌而住。

時長者女及諸眷屬,合掌恭敬白常啼菩薩言:「我等從今亦以身命奉屬供侍,願垂納受。以此善根願當獲得如是勝法同尊所證,願當來世恒親近尊,常隨從尊供養諸佛及諸菩薩同修梵行。」

常啼菩薩即報彼言:「汝等至誠隨屬我者當從我教,我當受汝。」

長者女等白常啼菩薩言:「誠心屬尊,當隨尊教。」

時常啼菩薩即令長者女及諸眷屬,各以種種妙莊嚴具而自嚴飾,及持五百七寶妙車并諸供具,俱時奉上法湧菩薩白言:「大師!我以如是長者女等奉施大師,惟願慈悲為我納受。」

時天帝釋讚常啼菩薩言:「善哉善哉!大士!乃能如是捨施,諸菩薩摩訶薩法應捨施一切所有。若菩薩摩訶薩能學如是捨施一切,疾證無上正等菩提。若於法師能作如是恭敬供養無所吝者,決定得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過去如來應正等覺精勤修學菩薩道時,亦為請問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捨諸所有,由斯已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

是時法湧菩薩欲令常啼菩薩所種善根得圓滿故,受長者女及諸眷屬五百寶車并諸供具,受已還施常啼菩薩。

隆重的供養儀式圓滿完成後,應該是法湧菩薩宣說大法的重要時刻了!沒想到,望著逐漸西沈的夕陽,法湧菩薩考慮到大眾已然疲倦,竟然下座還宮,而且,一進宮後,入定七年不出定!

法湧菩薩說法既久日將欲沒,知眾疲倦,下師子座還入宮中。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既見法湧菩薩摩訶薩還入宮中,便作是念:「我為法故而來至此,未聞正法不應坐臥,我應唯住行立威儀,以待大師法湧菩薩當從宮出宣說法要。」

法湧菩薩既入宮已,時經七年一心不亂,遊戲菩薩無量無數三摩地門,安住菩薩無量無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

等在外面的常啼菩薩及隨眾們,為表示聞法的決心與恭敬,七年之間,一刻也不休息地等待著……

常啼菩薩於七年中,不坐不臥唯行唯立,不念睡眠,不想晝夜,不辭疲倦,不思飲食,不怖寒熱,不緣內外,曾不發起欲恚害尋及餘一切煩惱纏垢,但作是念:「法湧菩薩何時當從三摩地起,我等眷屬應敷法座掃灑其地散諸香花,法湧菩薩當昇此座宣說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及餘法要。」時長者女及諸眷屬,亦七歲中唯行唯立,所捨所念皆學常啼菩薩。進止相隨曾無暫捨。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如是精勤過七歲已,欻然聞有空中聲言:「咄!善男子!卻後七日,法湧菩薩當從定起,於此城中宣說正法。」

常啼菩薩聞空聲已,踊躍歡喜作是念言:「我今當為法湧菩薩敷設嚴飾師子之座,掃灑其地散妙香花,令我大師當昇此座為眾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及餘法要。」常啼菩薩作是念已,與長者女及諸眷屬,敷設七寶師子之座。時長者女及諸眷屬,各脫身上一淨妙衣,為說法師重敷座上。

歷經七年的等待,常啼菩薩終於得到可靠消息:法湧菩薩七日後將出宮說法。常啼菩薩歡喜不已,準備打掃的時候,卻找不到半滴水?

原來惡魔又來了!惡魔的招數永遠如此卑劣,繼上次讓大眾聽不到常啼菩薩的叫賣聲後,這次祭出藏水的奧步!

常啼菩薩既敷座已,求水灑地竟不能得。所以者何?惡魔隱蔽城內外水皆令不現。魔作是念:「常啼菩薩求水不得,愁憂苦惱疲倦羸劣心或變異,便於無上正等菩提,善根不增智慧不照,於一切智而有稽留,則不能空我之境界。」

常啼菩薩種種方便求水不得作是念言:「我應刺身出血灑地,勿令塵起坌我大師,今我此身必當敗壞,何用如是虛偽身為?我無始來流轉生死,數為五欲喪失身命,而未曾為正法捨身,是故今應刺身出血。」作是念已即執利刀,周遍刺身出血灑地。時長者女及諸眷屬,亦學常啼刺血灑地。常啼菩薩長者女等,各為法故刺身出血,乃至不起一念異心。

時諸惡魔不能得便,亦不能礙所修善品,以常啼菩薩等心勇決故。

惡魔萬萬沒想到天底下竟然真的有傻子?找不到水的常啼菩薩,再次刺血,以血灑地!

時天帝釋見此事已作是念言:「常啼菩薩長者女等甚為希有,而由愛法重法因緣乃至遍體皆刺出血,為說法師周灑其地,曾不發起一念異心,令諸惡魔求不得便,亦不能礙所修善品。奇哉大士!乃能擐被如是堅固弘誓鎧甲,為欲利樂一切有情,以淳淨心不顧身命,求於無上正等菩提,恒發誓言:『我為拔濟沈淪生死一切有情無量無邊身心大苦,而求無上正等菩提,事若未成終無懈廢。』」

時天帝釋作是念已,變常啼菩薩等所出身血,一切皆成栴檀香水,令所灑地遶座四邊,面各滿百踰繕那量,皆有天上不可思議最勝甚奇栴檀香氣。

時天帝釋作是事已,讚常啼菩薩曰:「善哉善哉!大士!志願堅固難動,精進勇猛不可思議,愛重求法最為無上,過去如來應正等覺,亦由如是堅固志願勇猛精進愛重求法,修行菩薩清淨梵行已證無上正等菩提。大士!今者志願精進愛重求法,亦定當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

爾時常啼復作是念:「我今已為法湧菩薩敷設七寶師子之座,掃灑其地令極香潔,云何當得諸妙香花繞座四邊莊嚴其地?大師昇座將說法時,我等亦應持散供養。」

時天帝釋知其所念,即便化作微妙香花,如摩揭陀千斛之量,恭敬奉施常啼菩薩,令共眷屬持以供養。於是常啼菩薩受天帝釋所施花已分作二分,先持一分共諸眷屬繞座四邊嚴布其地,留餘一分以擬大師昇法座時當持奉散爾時法湧菩薩摩訶薩。過七日已從所遊戲三摩地門安庠而起,為說般若波羅蜜多,無量百千眷屬圍繞從內宮出,昇師子座處大眾中儼然而坐。常啼菩薩重得瞻仰法湧菩薩摩訶薩時,踊躍歡喜身心悅樂,譬如苾芻繫念一境忽然得入第三靜慮。便與眷屬持先所留微妙香花奉散供養,既供養已頂禮雙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爾時法湧菩薩摩訶薩告常啼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宣說般若波羅蜜多。」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聞說般若波羅蜜多差別句義,即於座前得六十億三摩地門。常啼菩薩既得如是六十百千三摩地門,即時現見東西南北四維上下各如殑伽沙數三千大千世界現在如來應正等覺聲聞菩薩大眾圍繞,以如是名、如是句、如是字、如是理趣,為諸菩薩摩訶薩眾宣說般若波羅蜜多。 常啼菩薩從是已後多聞智慧不可思議,猶如大海,隨所生處恒見諸佛,常生諸佛淨妙國土,乃至夢中亦常見佛,為說般若波羅蜜多,親近供養曾無暫捨。離無暇法,具足有暇。

般若閱藏筆記(之三)常啼菩薩求法記 上

2020/05/20

「大般若經」卷398、399中,記載一位光聽名號就令人印象深刻──「常啼菩薩」的事蹟。

為什麼常啼呢?很多人都覺得出家修行人清心寡欲,看淡世間一切,早已杜絕過多的喜怒哀樂等情緒。楞嚴經中的阿難數度淚灑會場,是因為他並未證得離欲阿羅漢果位,情有可原,但,為何此菩薩也像阿難一樣愛哭呢?

常啼菩薩的故事節錄如下:

常啼菩薩常樂居阿練若處,求深般若波羅蜜多。

一時,忽然聞空中有聲曰:「善男子!汝可東行,決定得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菩薩聽聞此消息後,歡喜踴躍即便東行,未久之間作如是念:「我寧不問彼空中聲遣我東行去當遠近?至何城邑?復從誰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作是念已即住其處,搥胸悲歎愁憂啼泣,經七晝夜不辭疲倦,不念睡眠,不思飲食,不想晝夜,不怖寒熱,於內外法心不散亂,唯作是念:「我於何時當聞般若波羅蜜多?我先何故不問空聲勸我東行去當遠近?至何處所?復從誰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答案揭曉:原來這位大菩薩雖然很有誠心求法,但是記性不太好(後面還會看到他還忘了不少事),感應空中聲音指示東行求法,卻忘記問要走多遠?到哪座城市?向誰求法?於是,菩薩懊惱得哭了七天七夜啊!!

幸好,「人有誠心,佛有感應」,佛陀大概被他感動(或者他的念力實在太強、太干擾),現身指示:

菩薩如是愁憂啼泣自歎恨時,忽於前有佛像現,告菩薩言:「善男子!汝以如是勇猛精進愛樂恭敬求法之心,從此東行過於「五百踰繕那」量,有大王城名「妙香」,中有菩薩名為「法湧」,常為無量百千有情宣說般若波羅蜜多,汝當從彼得聞般若波羅蜜多。又,善男子!法湧菩薩是汝長夜清淨善友,亦於過去世以勤苦行求深般若波羅蜜多,亦如汝今求之方便,汝宜速往法湧菩薩所,勿生疑難,莫計晝夜,不久當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佛陀詳細地描述了妙香城的模樣、居民狀態,以及法勇菩薩居住之處。

常啼菩薩聞是語已,心生適悅踴躍歡喜,作是思惟:「何時當見法湧菩薩?從彼聽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聞已便能永斷種種虛妄分別有所得見,疾証無上正等菩提?」

常啼菩薩作是思惟:『我向所見十方諸佛,先從何來今往何所?誰能為我斷如是疑?』菩薩心想,法湧菩薩一定能為他斷此疑惑。滿心渴望見到法湧菩薩。

感人的故事開始了:常啼菩薩想:當以何物供養法湧菩薩,才算無上供養?

作是念:「我今欲詣法湧菩薩摩訶薩所,當以何物而為供養,我若空往自喜不生,何以表知至誠求法?

我於今者應自賣身以求價值,持用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何以故?我於長夜諸界趣生,虛喪壞滅無邊身命,無始生死為欲因緣,墮諸地獄受無量苦,未為供養如是妙法及說法師自捨身命,故我今者定應賣身以求財物持用供養甚深般若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

身無分文的常啼菩薩決定賣身以換取供養物品。

作是念已,漸次東行至一大城,常啼菩薩入市肆中,處處巡環高聲唱曰:「我今自賣誰欲買人?我今自賣誰欲買人?」

是時惡魔見此事已,便作是念:「常啼菩薩愛重法故欲自賣身,謂為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摩訶薩故。法湧菩薩當為宣說甚深法要令得多聞。因斯饒益諸有情類,令得無上正等菩提。彼復能令諸有情類證得無上正等菩提,展轉相承空我境界。

我當方便隱蔽其聲,令此城中長者居士婆羅門等咸不能聞。」唯除城中一長者女,宿善根力魔不能蔽。

惡魔想到常啼菩薩聞法後的後果–魔宮變空,備感威脅,決定出手阻止常啼菩薩!但是,他無法改變常啼菩薩的意志,只能讓所有的人都聽不到常啼菩薩的叫賣聲。

常啼菩薩由是因緣,經於久時賣身不售,愁憂苦惱,在一處立涕淚而言:「我有何罪?為欲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摩訶薩故,雖自賣身而無買者?」

賣身不得的常啼菩薩又哭了,這次,震天的哭聲驚動了天帝釋:

時天帝釋見已念言:「此善男子!以為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愛重法故自賣其身。我當試之為實慕法?為懷諂詐誑惑世間?」

如是念已即自化作少婆羅門,詣常啼菩薩所問言:「男子!汝今何緣佇立悲涕愁憂不樂?」

常啼菩薩答言:「儒童我為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然我貧乏無諸財寶,愛重法故欲自賣身,遍此城中無相問者,自惟薄福住此憂悲。」

時婆羅門語常啼菩薩曰:「我於今者正欲祠天,不用人身但須人血、人髓、人心,頗能賣不?」

常啼菩薩聞已念言:「我於今者定獲勝利,所以者何?彼欲買者我皆具有,由斯價值當得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令我具足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疾證無上正等菩提。」

作是念時歡喜踊躍,以柔軟語報婆羅門:「仁所買者我悉能賣。」

婆羅門言:「須幾價值?」

常啼菩薩報曰:「隨意相酬。」

爾時常啼作是語已,即伸右手執取利刀,刺己左臂令出其血,復割右髀皮肉置地,破骨出髓與婆羅門。復趣牆邊欲剖心出。

不會做生意的常啼菩薩,連討價還價都沒有,任由買家出價,就要動手把「血」、「髓」、「心」給挖出來了…此時,全城唯一沒有被惡魔蒙蔽耳目的長者女,目睹這一切,在關鍵時刻出聲問話:

有長者女處於高閣,先見常啼揚聲自賣。後時復見自害其身,作是念言:「此善男子,何因緣故困苦其身?我當問之。」

念已下閣到常啼菩薩所,作是問言:「汝何因緣,先唱自賣,今出血髓復欲剖心?」

常啼菩薩報曰:「姊不知耶,我為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然我貧乏無諸財寶,愛重法故先自賣身無相買者,今賣三事與婆羅門。」

長者女言:「汝今自賣身血心髓,欲持價值供養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當獲何等功德勝利?」

不懂佛法的長者女問常啼菩薩,供養般若波羅蜜多及法師的功德到底有多大?值得讓菩薩用如此寶貴的生命去換取?

常啼菩薩答言:「法湧菩薩於甚深法已得自在,當為我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菩薩所學、菩薩所乘、菩薩所行、菩薩所作,我得聞已如說修行,成熟有情嚴淨佛土,速證無上正等菩提,得金色身,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隨好圓滿莊嚴。具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無忘失法恒住捨性。五淨眼六神通。得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具足一切無上法寶,分布施與一切有情,與諸有情作所依止。我捨身命為供養彼,當獲此等功德勝利。」

時長者女聞說殊勝不可思議微妙佛法,歡喜踊躍身毛皆豎,恭敬合掌白常啼菩薩言:「大士所說第一廣大,最勝微妙甚為希有。為獲如是一一佛法,尚應棄捨如殑伽沙所重身命,況唯捨一。所以者何?若得如是微妙功德,則能利樂一切有情。大士家貧尚為如是微妙功德不惜身命,況我家富多有珍財,為是功德而不棄捨?大士今應勿復自害,所須供具盡當相與。可持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唯願大士勿復自害,我身亦願隨大士往法湧菩薩摩訶薩所,俱時瞻仰共植善根,為得所說諸佛法故。」

聽完常啼菩薩的說明,長者女歡喜踊躍,加入常啼菩薩求法的行列,也要將萬貫家財及自己供養佛法!此時,化身少年婆羅門的天帝釋也現回原形:

時天帝釋即復本形,在常啼菩薩前曲躬而立,讚言:「大士!善哉善哉!為法至誠堅固乃爾。過去諸佛為菩薩時,亦如大士,以堅固願求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請問菩薩所學、所乘、所行、所作,心無厭倦,成熟有情嚴淨佛土,已證無上正等菩提。大士!當知我實不用人血心髓,但來相試。今何所願?我當相與以酬輕觸損惱之愆。」

常啼菩薩報言:「我本所願唯有無上正等菩提,天主頗能與斯願不?」

時天帝釋赧然有愧,白常啼菩薩言:「此非我力,唯有諸佛大聖法王,於法自在能與斯願。大士!今應除無上覺更求餘願,我當與之。」

常啼菩薩報曰:「甚深般若波羅蜜多亦我所願,頗能惠不?」

時天帝釋倍復生慚,白常啼菩薩言:「我於此願亦不能與,然我有力令大士身平復如故,用斯願不?」

常啼菩薩報言:「如是所願自能滿足無勞天主,所以者何?我若啟告十方諸佛發誠諦言,今自賣身實為慕法,不懷諂詐誑惑世間。由此因緣,定於無上正等菩提不退轉者,令我身形平復如故。此言未訖自能令我平復如故,豈假天威。」

天帝釋言:「如是如是,佛之神力不可思議。菩薩至誠何事不辦?然由我故損大士身,唯願慈悲許辦斯事。」

常啼菩薩便告彼言:「既爾慇懃當隨汝意。」

時天帝釋即現天威,令常啼菩薩身平復如故,乃至不見少分瘡痕,形貌端嚴過於往日,愧謝右遶忽然不現。

這段很有趣!原來,偉大的天神天帝釋也有不會、辦不到的事情。常啼菩薩想要的法,天帝釋給不了;天帝釋想補償常啼菩薩幫他復原破敗的色身(血、髓都取出來),常啼菩薩說用不著他的神力,自己的虔誠即可成辦!! 故事先介紹至此,安板了,明日再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