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輝法師隨緣開示 05/14

2020/05/14

二種忍:安受忍 觀察忍

大般若經卷378講六波羅蜜,其中一個提到講忍辱的時候,有兩種忍,忍辱是什麼?因為有人要害我,不管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就出現了「忍辱」。

大眾在這個人世間難免都會遇到一些境界,不管是什麼時候結的惡緣,有時候是個性、人格特質很招人討厭,或者你為了某一種目的,可能工作或者要爭取某一種利益,所以產生了這個爭執。說穿了其實都是我執我見,但是人在這個生存的競爭當中,難免都會有傷害他人或者是被害的狀況。所以當我們修行的時候,這個忍辱波羅蜜、安忍的這個方法是很好用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記得佛陀怎麼教我們修安忍。

安忍波羅蜜多有兩個重點:第一個叫做「安受忍」。什麼叫安受?就是逆來順受。怎麼樣逆來順受而不變成憂鬱症?不變成怨天尤人、自怨自艾?第二個叫做「觀察忍」,觀察 就是生起一種智慧的觀察。大部分的人遇到境界,只能說”沒辦法”,你以為這樣”沒辦法”就是一種忍嗎?其實不是,這是不忍,因為心裡面有怨恨有很多的煩惱,但是因為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遇到的人我對他沒有辦法,我也沒辦法改變他,所以我只能忍耐,我也不敢怎麼樣,也沒辦法跟他計較。

另外一種的就更嚴重了,就是以瞋報瞋 以打報打,你怎麼對我的,我十倍奉還,等到有一天媳婦熬成婆你就給我等著瞧!這其實是一種錯誤的方式,導致生死輪迴,你就會一直不斷不斷的重演這些痛苦跟煩惱。所以,如果是有智慧的人,你要修的是這兩種忍,你要能夠知道你怎麼樣消化這樣子的煩惱,否則他會很深的種在你的八識田的種子,那種怨恨會一直如影隨形的,讓你在輪迴的時候選擇這個仇人,選擇你不如意的境界去受報。

所以我們一定要趁現在有智慧的時候,在薰修佛法的時候,用佛法來改變我們的觀念。我們成功了之後,你身邊還有很多沒有因緣薰修佛法的人,他們在境界當中還是憤憤不平的,還是沒有辦法轉念,也沒有那個足夠的力量。所以我們第一個要發心,要為眾生而學習這兩個法門。

第一個法門叫「安受忍」。經文:「謂諸菩薩摩訶薩從初發心乃至安坐妙菩提座」從初發心到成佛的這個過程,你能不能夠保證完全是平安順利,一路就不小心成佛了?應該不是很容易。那我們如果要發心成佛的時候,你跟凡人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你要成佛,所以大家就幫助你。所以有些人說:「奇怪,我怎麼學佛之後境界特別多?」我說:「不是!你還沒學佛就境界很多,只是你期待學佛之後就沒有境界!」應該要用智慧去面對這一切的境界,才是學佛的態度。「假使一切有情之類競來呵毀」,「競」就是爭先恐後的來找你麻煩。而且是用什麼方法?「以粗惡言罵詈凌辱」看你怕什麼,他就會出什麼招:你最不喜歡人家講粗話,他就是偏偏每天都三字經;你不喜歡人家挑撥離間,你每天就遇到很多人在那邊兩舌,講你背後的話;甚至你很害怕被揍,你就可能遇到家暴。你最受不了人家看不起我,自卑感作祟,所以你常遇到了人家看不起的情況。

眾生在煩惱的過程當中,他其實是不知道他對你做了什麼事,我們自己要會想。「菩薩為滿足安忍波羅蜜」,你現在目標很清楚:我是為了修行,不是因為怕你,也不是因為你是我的誰,所以我只好忍耐你。因為很多人都是因為我的兒子啊, 沒辦法啊,因為這是我先生、這是我媽啊,不是因為這些,是因為你要圓滿你的安忍波羅蜜,你要圓滿所有的關係,不管這個安忍是出現在什麼關係上?這就是我們的功課。

所以菩薩的觀念,第一個:我不是為了任何人來修這個安忍的。因為有些時候我們的心很偏,我們碰到我愛的人我就很能忍,我愛的人他怎麼樣凌辱我,我都覺得他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世界上最好!這個就不叫忍,這叫做執著。安忍的目標是:我是修安忍,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多可惡,重點不在這個對象。「乃至不生一念瞋恨」要修安忍,第一個你自己要先不會起煩惱心。你起煩惱心就沒有殊勝心態去度過這個難關,我們要有一個正向的心去過日子,否則你每天都在起煩惱,每天都在發脾氣,每天都在生無明,遇到什麼事情通通都不能忍,遇到什麼境界都是大境界。

所以 我們要先有不要起瞋恨心的習慣。而且這個習氣常常是與生俱來的,有的人的氣質就是不動明王的氣質,不知道為什麼一肚子火?可能有下床氣啊、睡不飽啦、生理期來啦、更年期啦,有的人是因為他長期養成的習慣,所以他不自覺就是一肚子火的味道,很浮躁 很暴躁,尤其是青少年期間,青少年五陰熾盛苦的時候,他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說什麼他都不開心。的確有的人是已經養成習氣了,但是我們自己呢,修行就要每天降伏這個瞋恨心,不要讓他有事沒事就起瞋恨心。如果你能夠慢慢慢慢的減少,那這就叫四正斷,四正斷就是四正勤,每天用精進的方式來調伏自己。

再來第二個:「亦復不起加報之心」,就是不要去想要報復、復仇,我要讓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你要怎麼樣去降伏這樣子的心呢?你只要這樣子想,生起兩個念頭:第一個「彼諸有情深可憐憫」他們很可憐,你要先了解傷害你的人,其實加害者不一定是強勢者,強勢者為什麼會這樣子傷害你?因為他不知天高地厚,他不知道你是誰,他不知道你要成佛了。你想想看那個忍辱仙人,憍陳如他證到阿羅漢之後,他知不知道他前世就是歌利王?當他知道他是(歌利王),還這樣害過佛的時候,害過他的恩人,你覺得他會不會背脊發涼?還好他害到的是佛!因為佛陀不但對他沒有任何的惡念,而且他說沒關係你現在傷害我,成就我的忍辱波羅蜜的功德,所以我成佛第一個度你。請問我們有沒有這種幸運去遇到忍辱仙人?歌利王因為他不知道對方是要成佛的人,然後他去傷害他,然後把他的手跟腳把他割掉,你看這個人是不是愚癡?就是愚癡 就很可憐,值得可憐 值得同情。

現在師父都會很正向思考,我說:你真是不知道 我是大師喔!上一次我去台北上課啊,走到路上要進教室之前 ,竟然天上就掉下來了一坨鳥屎,就滴在我的頭上,我就一抹 怎麼綠綠青色!我說:這隻鳥真的有夠愚癡,你都不知道我是大師,還把大便放在我的頭上?如果是鳥你都不會計較,人你就計較了 是不是?如果這樣子想,你就不會覺得很倒楣,真衰我今天怎麼沒事走在路上都會被鳥屎滴到,我今天可能是很衰!我就覺得很好啊!你看這個就變成轉念,你遇到什麼事情你都會覺得沒關係,第一個你要先生這種同情心,因為他是在煩惱的狀態當中,撞擊他的心,他的煩惱已經把他搞得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出什麼樣子的話,如果我們能夠錄音錄起來,以後當他平靜下來你放給他聽,他一定覺得很丟臉,他怎麼會說出這麼可惡的話,這麼沒有水準的話!他自己就已經很慘了,所以我們不要跟他計較,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想法更積極:我怎麼搞的 ,我沒有辦法讓他平息怒氣,反而讓他引發更大的怒氣害他造業,「攝受怨家諸蘊令彼有情於我發起如是惡業,但應自責」我實在是很慚愧、威德不足,為什麼人家碰到佛陀馬上憤怒就沒了,為什麼碰到你突然就一把火?就是因為你不是佛陀。所以有些人說:我是師父 你都不恭敬我,人家為什麼要去恭敬你這種師父啊?要慚愧,而不是去要求說:我是師父是,師父就一定要得到人家的恭敬嗎?自己要反省我們就是跟佛陀不一樣!要很慚愧,而不是很酸:哼 你們都只愛見輝師而已,都大小眼。你要去反省你為什麼會被大小眼,所以要自責不應瞋彼,這樣子叫做安受忍。第一個就是憐憫心,第二個是慚愧心,這就是安受忍。你如果還是過不了關,覺得這樣子還是很辛苦,因為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的境界,每次都要一直想想想,把對方想得多可憐多慘,這樣子也是很費工夫!

第二種叫做「觀察忍」,最徹底、最厲害的這一個。觀察忍是什麼?直接進入無生法忍,沒有能傷害者、沒有被傷害者、沒有傷害的語言、以及這些工具,這個叫做無生法忍,就是直接契悟空性,直接契悟沒有我,無我就無人,無我、無人、無有眾生,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自然就圓滿了這一切,哪有什麼需要忍的境界?這是最厲害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你就直接契入。要觀察什麼?觀察我們大般若經從卷一念到現在,每一次都一直講什麼「不可得」,不可得、不可得、不可得,各式各樣的不可得,這個就是在幫助我們修無生法忍。這就是觀察忍,要起這種智慧。有了這個智慧心,你不需要去想對方有多可憐,你想一遍還要在你的八識田當中還要複習一遍,又要種進去,直接觀空就好了,了不可得啊,那個聲音這麼難聽,是因為你去聽啊,那個聲音如果你把他當成風聲雨聲,這些聲音的波動,它本來就是空性的啊!別人在罵別人的時候,你都不會受傷,為什麼他在罵你的時候你會受傷?而且耿耿於懷,一直去記他是怎麼講的,講那個什麼話。

表示呢 你把我當真了,你也把那個人當真了,也把說的話語把它組織成一個對你有殺傷力的波紋,所以為什麼我們說要「如響」?如響是什麼?就是聲音之後有響聲。如果有這種人家的傷害、罵詈,你就是這樣想「如響」,如果你用我執、我想,用我的意識心去解讀它,他就變成有意義,有意義了之後你就再去加,是有惡意的,還是有善意的,最後你就執著在這個惡意善意當中,你就受傷。所以這叫做觀察。你要會觀察,用這個如幻觀來觀察。這兩個忍就是我們修忍辱一個非常好的工具,要記起來,要背起來。如果你怕你會忘記了,就把378卷特別記起來。如果那個境界過不去,趕快把這一卷拿來念,這是非常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