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閱藏筆記(之三)常啼菩薩求法記 下

2020/05/22

爾時長者女見常啼菩薩希有之事,轉增愛重,恭敬合掌白常啼菩薩言:「願降慈悲暫臨我宅,所須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上妙供具,為白父母一切當得,我及侍從亦辭父母,隨大士往具妙香城,為欲供養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湧菩薩摩訶薩故。」

深受感動的長者女,願追隨常啼菩薩一同前往妙香城供養法湧菩薩。沒想到長者女將此事秉報父母之時,父母生大歡喜也願意隨同常啼菩薩前往妙香城。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出發了!

時長者女即便營辦五百乘車七寶嚴飾,亦令五百常隨侍女,恣意各取眾寶嚴身,復取上妙珍財各無量種,并餘種種上妙供具。其女既辦如是事已,恭敬啟請常啼菩薩前乘一車,身及父母侍女五百各乘一車,圍遶侍從常啼菩薩,漸漸東去至妙香城。

漸復前行即便遙見法湧菩薩摩訶薩正處七寶臺坐師子座,無量無數百千俱胝那庾多眾,前後圍遶而為說法。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最初遙見法湧菩薩摩訶薩故身心悅樂,譬如苾芻繫念一境忽然得入第三靜慮。既遙見已作是念言:「我等不應乘車而趣法湧菩薩摩訶薩所。」作是念已即便下車整理衣服。時長者女及彼父母侍女五百亦皆下車,各以上妙眾寶衣服嚴飾其身,持諸供具恭敬圍遶常啼菩薩,徐行而趣法湧菩薩摩訶薩所。

常啼菩薩及長者女并諸眷屬,持諸供具供養般若波羅蜜多及說法師法涌菩薩摩訶薩已,頂禮雙足合掌恭敬,右遶三匝卻住一面。

行禮如儀供養法湧菩薩後,常啼菩薩請益法湧菩薩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指示他妙香城及法湧菩薩的佛陀,是從何而來,又往何去?

爾時,常啼菩薩曲躬合掌,白法湧菩薩摩訶薩言:「我今者請問大師,我先所見十方諸佛,先從何來今往何所?唯願為我說彼諸佛所從至處,令我了知,知已生生常見諸佛。」

法湧菩薩摩訶薩為常啼菩薩摩訶薩說諸如來應正等覺廣說乃至佛薄伽梵無來無去相時,令彼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地諸山大海及諸天宮六種變動,諸魔宮殿皆失威光,魔及魔軍皆悉驚怖。時彼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所有草木叢林生非時花,悉皆傾向法湧菩薩摩訶薩所。空中亦雨種種香花,時天帝釋四大天王及諸天眾,於虛空中即以種種天妙香花,奉散供養法湧菩薩摩訶薩已,復持種種天妙香花,奉散供養常啼菩薩,而作是言:「我因大士得聞如是勝義之教,一切世間住身見者,聞是法已能捨執著,皆悉住於難伏之地。」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白法湧菩薩摩訶薩言:「何因何緣令此世界一切大地諸山大海六種變動,及現種種希有之相?」

法湧菩薩告常啼菩薩言:「由我答汝所問如來應正等覺無來去相,於此會中八千眾生皆悉證得無生法忍,復有八十那庾多眾生皆發無上正等覺心,復有八萬四千眾生遠塵離垢,於諸法中生淨法眼。由是因緣,令此世界一切大地諸山大海六種變動,及現種種希有之相。」

常啼菩薩聞是語已,踊躍歡喜作是念言:「我今已為獲大善利,謂因我問法湧菩薩,令諸有情得聞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說諸如來應正等覺無來去相,令爾所眾獲大饒益。我由如是殊勝善根,足能成辦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我於無上正等菩提無復疑慮,我於來世定成如來應正等覺,利益安樂無量有情。」作是念已歡喜踊躍,上昇虛空七多羅樹。

復作是念:「當以何等供養大師法湧菩薩,用酬為我說法之恩?」

聽完法湧菩薩微妙難喻的解說後,常啼菩薩心想當以何等供養,來報答法湧菩薩說法之恩?此時,一直想補償常啼菩薩的天帝釋(請見上集)終於找到機會為常啼菩薩服務!

時天帝釋知其所念,化作無量微妙香花,欲持施與常啼菩薩,而作是言:「大士!今者哀愍我故可受此花持以供養法湧菩薩。大士!應受我等供養,我今助成大士功德。所以者何?因大士故我等無量百千有情獲大饒益,謂必當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大士!當知諸有能為一切有情經於無量無數大劫受諸勤苦,如大士者甚為難得,是故今應受我所施。」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受天帝釋微妙香花,奉散供養法湧菩薩摩訶薩已,從虛空下頂禮雙足,合掌恭敬白言:「大師!我從今日願以身命奉屬大師以充給使。」作是語已於法湧菩薩摩訶薩前合掌而住。

時長者女及諸眷屬,合掌恭敬白常啼菩薩言:「我等從今亦以身命奉屬供侍,願垂納受。以此善根願當獲得如是勝法同尊所證,願當來世恒親近尊,常隨從尊供養諸佛及諸菩薩同修梵行。」

常啼菩薩即報彼言:「汝等至誠隨屬我者當從我教,我當受汝。」

長者女等白常啼菩薩言:「誠心屬尊,當隨尊教。」

時常啼菩薩即令長者女及諸眷屬,各以種種妙莊嚴具而自嚴飾,及持五百七寶妙車并諸供具,俱時奉上法湧菩薩白言:「大師!我以如是長者女等奉施大師,惟願慈悲為我納受。」

時天帝釋讚常啼菩薩言:「善哉善哉!大士!乃能如是捨施,諸菩薩摩訶薩法應捨施一切所有。若菩薩摩訶薩能學如是捨施一切,疾證無上正等菩提。若於法師能作如是恭敬供養無所吝者,決定得聞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過去如來應正等覺精勤修學菩薩道時,亦為請問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捨諸所有,由斯已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

是時法湧菩薩欲令常啼菩薩所種善根得圓滿故,受長者女及諸眷屬五百寶車并諸供具,受已還施常啼菩薩。

隆重的供養儀式圓滿完成後,應該是法湧菩薩宣說大法的重要時刻了!沒想到,望著逐漸西沈的夕陽,法湧菩薩考慮到大眾已然疲倦,竟然下座還宮,而且,一進宮後,入定七年不出定!

法湧菩薩說法既久日將欲沒,知眾疲倦,下師子座還入宮中。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既見法湧菩薩摩訶薩還入宮中,便作是念:「我為法故而來至此,未聞正法不應坐臥,我應唯住行立威儀,以待大師法湧菩薩當從宮出宣說法要。」

法湧菩薩既入宮已,時經七年一心不亂,遊戲菩薩無量無數三摩地門,安住菩薩無量無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

等在外面的常啼菩薩及隨眾們,為表示聞法的決心與恭敬,七年之間,一刻也不休息地等待著……

常啼菩薩於七年中,不坐不臥唯行唯立,不念睡眠,不想晝夜,不辭疲倦,不思飲食,不怖寒熱,不緣內外,曾不發起欲恚害尋及餘一切煩惱纏垢,但作是念:「法湧菩薩何時當從三摩地起,我等眷屬應敷法座掃灑其地散諸香花,法湧菩薩當昇此座宣說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及餘法要。」時長者女及諸眷屬,亦七歲中唯行唯立,所捨所念皆學常啼菩薩。進止相隨曾無暫捨。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如是精勤過七歲已,欻然聞有空中聲言:「咄!善男子!卻後七日,法湧菩薩當從定起,於此城中宣說正法。」

常啼菩薩聞空聲已,踊躍歡喜作是念言:「我今當為法湧菩薩敷設嚴飾師子之座,掃灑其地散妙香花,令我大師當昇此座為眾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及餘法要。」常啼菩薩作是念已,與長者女及諸眷屬,敷設七寶師子之座。時長者女及諸眷屬,各脫身上一淨妙衣,為說法師重敷座上。

歷經七年的等待,常啼菩薩終於得到可靠消息:法湧菩薩七日後將出宮說法。常啼菩薩歡喜不已,準備打掃的時候,卻找不到半滴水?

原來惡魔又來了!惡魔的招數永遠如此卑劣,繼上次讓大眾聽不到常啼菩薩的叫賣聲後,這次祭出藏水的奧步!

常啼菩薩既敷座已,求水灑地竟不能得。所以者何?惡魔隱蔽城內外水皆令不現。魔作是念:「常啼菩薩求水不得,愁憂苦惱疲倦羸劣心或變異,便於無上正等菩提,善根不增智慧不照,於一切智而有稽留,則不能空我之境界。」

常啼菩薩種種方便求水不得作是念言:「我應刺身出血灑地,勿令塵起坌我大師,今我此身必當敗壞,何用如是虛偽身為?我無始來流轉生死,數為五欲喪失身命,而未曾為正法捨身,是故今應刺身出血。」作是念已即執利刀,周遍刺身出血灑地。時長者女及諸眷屬,亦學常啼刺血灑地。常啼菩薩長者女等,各為法故刺身出血,乃至不起一念異心。

時諸惡魔不能得便,亦不能礙所修善品,以常啼菩薩等心勇決故。

惡魔萬萬沒想到天底下竟然真的有傻子?找不到水的常啼菩薩,再次刺血,以血灑地!

時天帝釋見此事已作是念言:「常啼菩薩長者女等甚為希有,而由愛法重法因緣乃至遍體皆刺出血,為說法師周灑其地,曾不發起一念異心,令諸惡魔求不得便,亦不能礙所修善品。奇哉大士!乃能擐被如是堅固弘誓鎧甲,為欲利樂一切有情,以淳淨心不顧身命,求於無上正等菩提,恒發誓言:『我為拔濟沈淪生死一切有情無量無邊身心大苦,而求無上正等菩提,事若未成終無懈廢。』」

時天帝釋作是念已,變常啼菩薩等所出身血,一切皆成栴檀香水,令所灑地遶座四邊,面各滿百踰繕那量,皆有天上不可思議最勝甚奇栴檀香氣。

時天帝釋作是事已,讚常啼菩薩曰:「善哉善哉!大士!志願堅固難動,精進勇猛不可思議,愛重求法最為無上,過去如來應正等覺,亦由如是堅固志願勇猛精進愛重求法,修行菩薩清淨梵行已證無上正等菩提。大士!今者志願精進愛重求法,亦定當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

爾時常啼復作是念:「我今已為法湧菩薩敷設七寶師子之座,掃灑其地令極香潔,云何當得諸妙香花繞座四邊莊嚴其地?大師昇座將說法時,我等亦應持散供養。」

時天帝釋知其所念,即便化作微妙香花,如摩揭陀千斛之量,恭敬奉施常啼菩薩,令共眷屬持以供養。於是常啼菩薩受天帝釋所施花已分作二分,先持一分共諸眷屬繞座四邊嚴布其地,留餘一分以擬大師昇法座時當持奉散爾時法湧菩薩摩訶薩。過七日已從所遊戲三摩地門安庠而起,為說般若波羅蜜多,無量百千眷屬圍繞從內宮出,昇師子座處大眾中儼然而坐。常啼菩薩重得瞻仰法湧菩薩摩訶薩時,踊躍歡喜身心悅樂,譬如苾芻繫念一境忽然得入第三靜慮。便與眷屬持先所留微妙香花奉散供養,既供養已頂禮雙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爾時法湧菩薩摩訶薩告常啼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宣說般若波羅蜜多。」

爾時常啼菩薩摩訶薩聞說般若波羅蜜多差別句義,即於座前得六十億三摩地門。常啼菩薩既得如是六十百千三摩地門,即時現見東西南北四維上下各如殑伽沙數三千大千世界現在如來應正等覺聲聞菩薩大眾圍繞,以如是名、如是句、如是字、如是理趣,為諸菩薩摩訶薩眾宣說般若波羅蜜多。 常啼菩薩從是已後多聞智慧不可思議,猶如大海,隨所生處恒見諸佛,常生諸佛淨妙國土,乃至夢中亦常見佛,為說般若波羅蜜多,親近供養曾無暫捨。離無暇法,具足有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