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七心得

風起雲霧疑是山,
剎那方寸淚當樂,
蟲鳴鳥啼皆如實,
身影俱滅回本性。

禪七學員 法勇


阿聲起時尋來處,
遍尋不著已無蹤,
心息幻麈而入流,
参時猶如嚼鐵骨,
安住疑情而不著,
行至水窮了無痕。

寶嚴國際佛學研修院全球執行長 法印


參禪猶如瓶裝水,
靜時始見水不清。
欲用話頭洩沈底,
才知其中本無二。

禪七學員 法毅


打禪七像是大爺般的生活,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靜坐、禁語、聽故事;吃飯、睡覺、散散步…。山中歲月無甲子,悠閒快活是非全無,人生最是逍遙時。

禪七學員 傳寬


古德云:「學道猶如守禁城, 晝防六賊夜惺惺,中軍主帥能行令,不動干戈致太平亅。
在尚未太平之際,仍須謹慎防守六賊不能懈怠!

禪七學員 謝順棉


一直到「小參」時,發現每位師兄都有法名,心想原來他們都是老參!這時我才明白第一天師父所說「好大的膽子」應該是指我吧。但因緣到了,所以,我來了…。

一切都是緣份,在人生即將進入50之際,能夠「放下萬緣,與世隔絕」也實屬難得。當報到之際,需交出手機和車鑰匙,給執事師父暫時保管,而且7天全程禁語,心裡還在想這是什麼襌修呢?

當認真生活過了三天之後,沒有手機的訊息干擾,沒有與人聊天的對話思考,沒有讀書閱讀的機會,沒有寫字省思的空間,沒有這些外在干擾元素。煩惱、雜念、妄想,也漸漸的消失在我們平日瀪忙的大腦,而腦袋也著實空閒很多,突然覺得乾淨很多!

「樂在禪修行住坐臥如是,山居養性生死煩惱盡拋」。

從早課的第一支香到晚課的第十支香,師父也期許著我們能坐出一好支香。只是初生之犢,平日也沒有每天「坐」功課,因此第一堂課開始,腿就痛得很有感。因此,有時稍微勉強一下自已,也就漸漸地把時間慢慢增加了。而我的腿痛忍受力也逐漸強化。

而外在環境訊息干擾的減少,令內在自我成長意識增強,所以偶爾勉強一下自已,讓自己的舒適圈變大,也是不錯的啦!《金剛經》云:「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因此忍辱波羅密也是一門修行的功課,「捨不了死換不了生,捨不了假成不了真」。

每天的第三支香和第六支香是見輝師父的講經說法時間,教我們如何襌修。從簡單的「數息」、「觀息」、「參話頭」、「中道實相觀」等修行法門,佐以普潤大師的六即頌「理即佛」、「名字即佛」、「觀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證即佛」到「究竟即佛」為修行過程階段的顯相;師父所說的這些已開悟的大師故事,都是如同佛陀苦修之路。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因此,有時把專注力轉移,偶爾也會發現腿真的不痛了。所以,心念真的能控制我們的意識,但需要練習。需要每日不斷的練習和精進,「身要放鬆不隨便,心要專注不緊張」。

最後要感恩,圓道襌院工作團隊的課程和行政安排,讓我們吃得好、睡得飽。我的心靈得以有休息的空閒「狂心若歇,歇即菩提」。下山回到原來的環境之後,更是需要用功精進,每日不懈。早念華嚴,晚讀楞嚴,平凡而又充實的過著每一天。   

禪七學員 藍元均


打禪七的厲害-我變年輕了!

今天早上去看調養身體的中醫,測脈象儀。之前身體總感覺在說”噓噓”,健康年齡是70歲,以為自己沒救了;禪七之後,剛剛看到的脈象儀年齡顯示”25歲”!耶~

哇!難怪在樂山第六天開始,身體有變輕的感覺⋯⋯

不要問我實際年齡是幾歲?大概就是見輝師父的歲數啦!(哈哈哈)

禪七學員 法雨


禪七期間,心垢清除了一些些,解七之後,心垢又少了一些些…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

禪七學員 法量


  • 楔子

我很怕腿痛。

九年前開始,陸陸續續很多位法師都告訴我,要每天早晚打坐,哪怕是十分鐘也好!連搭飛機、 轉機等等機緣都會碰到不認識的法師叫我要打坐。於是,從去年才開始打七,只打過一次,再來,水陸法會的禪壇有打坐的經驗, 但誦壇經和聽開示時間比較長,真正上坐的時間也不會太久。

這次決心來挑戰一下自己,從報名楞嚴禪七的那一天開始, 我每天睡前在床上練習靜坐十分鐘。因平時睡眠時間已經很短了,還要拿出10分鐘來打坐,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一開始,每天看到床就先躺下了。 然後,另一個聲音告訴我-「要爭氣!」於是就再坐起來, 設定好禪修計時App, 跟著木魚引導聲放鬆,隨著罄聲結束。

每天這樣坐下來,才不到兩個月,竟然發現身體有了驚人的變化-好朋友來了! 還連續七天!驚!(這許久不見的月例假阿!而七天,不是少女時候的事嗎?)

  • 坐禪到底是哪個

見輝法師以江西撫州無明慧經禪師的偈子為開場-

「無始劫來只這個,今日依然又這個。復將這個了那個,這個那個同安樂。」

再輔以十牛圖 、普潤大師 的「六即頌」、「楞嚴經」、「壇經 」、「四禪天」、「九次第定」來講解禪修,以及有趣的「人蟒」、「跑江湖」馬祖道一、鄧隱峰、石頭西遷、老婆婆叫孫女考驗修行人等故事;每一個人都愛聽故事,提到虛雲老和尚在新婚之夜,帶著兩個新婚妻子房裡跑香時,大家都忍不住哄堂大笑了。剛好一個維那、一個主法、一個助唱?哈!

唐代大梅法常禪師臨圓寂時,跟徒眾說:「來莫可抑,往莫可追。」這時剛好聽到一隻松鼠️吱吱的叫聲,他應機留下一偈:「即此物,非他物。汝等諸人,善自護持,吾今逝矣。」

就是這個!不是別的!你們要善於修持護念這個,我走了!

法師問,到底,什麼是 「這個?」

  • 感想紀錄二三事

這次打七,才知道原來「打七」就是要去破第七末那識,有偈言-「恆審思量我相隨,有情日夜鎮昏迷。四惑八大相應起,六轉呼為染淨依。」在面對境的攀緣,第七識會跑出來說:「愛我!愛我!」每一個人最愛的是自己,為了要破我執,所以利用参話頭的「提、問、参 !」去騙第七識,因為第七識平常只慣性儲存,我們就用質疑的方式來對付。

不要動意識,但也不是無記!一動念,即攀緣。我們平常太會攀緣了。要用為了生死的那一念心,單純的「提」、「問」、「参」去参;我参到全身發熱,甚至感覺太燙了,於是接下來就開始鬆鬆地、慢慢地、舒服涼涼地参,不知道這是否叫做懈怠心?小参時,見輝法師告知我這種症狀,叫「逼話頭」,但偶爾也無妨。

而小參也有師兄分享練習耳根圓通的「入流亡所」時,聽到禪堂的秒針滴答滴答作響,有其他師兄說,可能這位師兄在東單,所以才會聽到 。法師說,不是。(在参話頭的過程我什麼聲音都沒聽到)小參後回到禪堂,我決定這一支香要用耳根來練習坐香,還真的鳥叫聲、滴答聲、前後左右師兄吞口水聲、 飢腸轆轆的叫聲…聲聲入耳,有夠精彩呢!

在見輝法師引導我們諸多方法中,我覺得「觀諸法實相中道觀這最難。

再來,一開始監香法師叫我們打七期間,不要洗澡、不要洗頭,這樣可以觀身不淨,但大家都跑去洗;第八天見輝法師開示時說到,她現今身上穿的這件長袍,從去年十城十會到現在不曾洗過,因為常洗就會破,基於大眾對法師的尊重,大家也不會太靠近她所以也聞不到。還提到受三壇大戒時,一定要洗澡穿乾淨衣服,這襲長袍自始至終只洗三次,當時洗時聞到臭味才知道, 噢!原來味道是自己的阿!

師父說她第一次打七時,200人用六間浴廁也是熬過去了,而我這次住的寮房,光是9人用一間浴廁我就受不了了;想想我應該是來練習「鼻根圓通」的,平常的鼻根就很利了,禪七期間可以想像超慘!

另外上課不能拿紙筆、記筆記、也不能錄音(手機被保管),好豐富的課程,可惜卻不能及時紀錄下來,因為自己聽課通常只記得「甜點,法師講的「主餐 」 有時有聽沒有到,就怕日後想起會疏漏了精彩內容。

此次禪七實際護七的只有一人,另外協助大寮的護七師兄二人忙完後,也都被叫來一定要打七。見輝法師說,自己也要打七才知道怎麼護七!結果,護七的師兄聽法師開示到一半,跑去大寮忙,因為怕下坐時間到來不及準備,我們會沒得吃;被法師在禪堂上大訓了一頓-「就為了那幾根青菜!大不了大家打『餓七』!大家都在修行,自己更要修行,怎可棄自己的法身慧命於不顧,去大寮忙?」

  • 禪即佛

每一支香,在要上座前我都會先禮拜菩提道場一拜,再發個願-「為利眾生,我當精進!」,以願導行 我知道發願很重要。

千言萬語…

感恩 見輝法師

感恩 善知識

感恩 三寶

感恩 自己的福報

…我一定要好好努力學習

P.s樂山的空氣, 超級無敵乾淨!我愛!

禪七學員 美玲


肯定即是,無人代替。
水滿則溢,僅此而已。

《永嘉證道歌》
「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痕垢除盡光始現,心境雙亡性即真。」

禪七學員 羽蓁


1.腿痠
2.腿痠
3.腿痠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此次打七最大的收穫就是如何控制心念,人在哪裡,心在哪裡…確實可以心想事成。昨天打牌妄想很多,連輸兩圈,第三圈心靜下來,專注當下,要什麼牌有什麼牌,這是此次打七後最大收穫!

最後,感謝禪七期間所有法師及與會大眾的支持與鼓勵。

禪七學員 法安


今年是人生中大翻轉且精彩的一年。跟著華嚴經去旅行十城十會、華嚴經法會、楞嚴禪七。跟著大善知識福慧雙修。禪七的修定是我這次的功課。行前師父出的功課背六即頌,背不起來乾脆用抄寫,每條11遍。10分鐘楞嚴心髓108集聽了90多集,每天定課持誦華嚴經6-7卷,真的好精彩喔!非常感謝圓道禪院住持、僧眾的善護念。

禪七中前二天修數息,數出不數入,12345只數到5就沒氣了,師父說這是現代人通病,英雄氣短。古時的祖師大德可以數到10。練習把念頭放在數息上,跑掉再拉回來。

十牛圖的尋牛,覓牛找到了,第三,四天參話頭,阿阿阿!誰誰誰?輕輕的參……再來是修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我只聽到抽水馬達的聲音不停的叫,禪堂的鐘錶滴答滴答卻沒聽到。小參時,有師兄聽到,隔天我一聽,真的清清楚楚滴答聲!再來的中道實相觀一念不生,保任讓我們這一頭牛安住,不再亂跑。

小參時,請問師父,為何師父開示我聽得很清楚,但身體卻是昏沈?師父說:凡夫的心只有20%清醒,是很粗的。佛的心是100%清醒,細中之細,修到80%就算是很微細了。我再請問師父,以前為何晚上睡著前會夢到從斷崖上掉下去,心中甚為恐怖,師父教我「觀受無我」,真是太受用了。

這次楞嚴禪七心得,來去自如,自由自在。

禪七學員 柔因


禪七心得

往年的禪七,都是護關大寮為主。這次的禪七,兩位主廚,一位行堂,一位善後。護持著48人的三餐,一樣的護關不同的心態,就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發生。

右手臂的疼痛總是在夜半發生,還好沒耽誤大寮執事。每天9:30和下午3:30兩支香,聽師父開示,驚覺這次耳朵有通到入心,很專注!但是腿只能散盤。到第四天突然將兩手往地上垂下,竟然拉開了膏肓穴錐心痛的那條筋!

感謝佛陀加持。手臂也漸漸恢復使力。就在第六天腿也自然單盤上坐,完成一支香。這著實印證佛所說的:一切如實作,不由他教,自然開悟。我也願在大寮執事,直到禪院有500位僧再換他職。

禪七/護七學員 吳幸真


這次楞嚴護七第一次領行堂執事從不懂到慢慢摸熟,抱著隨緣盡份的心態,感恩大寮師父指導和師兄們共同圓滿這次楞嚴禪七。

第一個小驚喜收穫是數息,數息是數自己呼出或吸入的氣息而數數速度是一秒鐘。其次,開心的是在家散漫作息造成身體酸痛,透過這次緊湊大寮行堂,竟然好了!這表示自己還年輕,但是,該好好運動了……。

從匆促幫忙備餐的大寮,趕著進寂靜的禪堂上座,通常是無法用數息觀來沉澱妄想紛飛念頭的。更何況是進一層的參話頭法門。

直到最後一支香,匆忙從大寮走進禪堂坐上禪座全身放鬆,隨著不起任何想法,不可思議的眉心微微漲熱,接著全身一股熱流竄遍全身,非常舒服,非常享受。才沒多久時間從一聲彈指聲驚醒過來,是星徹法師提示小參時間到了。揉揉眉心好多了,哇!好開心!

這是以往參加禪坐沒有過的經驗,這種眉心微微漲熱感,到回家中仍不時持續著,揉揉它就好些,真的很不可思議。

護七學員 傳敏


過年的前後一星期,我們是禁假的。但是,我卻很嚮往参加“樂山禪七”。也有朋友跟我說:打禪七很艱辛。我並沒有因為這樣而退怯。每個人,都是從第一次起步的,如果沒有去突破第一次的不可能,怎會有往後第二次的機會呢!

回禪院参加“華嚴法會”時,至誠懇切的跟佛菩薩發願,祈請成就我能跟著“見輝”法師學習禪法!結果很順利得到我們組長准假。同事們說:「要去“阿彌陀佛”的,我們都不反對!」實在太感恩了!

很感恩師父安排(法安)師兄戴我們上山,也告訴自己一定要用功,要把握這八天得來不易的假和因緣,才不枉此行。

禪七期間我都有参加星璨師父帶領的早鐘和晚鐘,也利用早齋後休息的空檔,繼續到禪堂拜佛用功。坐香時用單盤或散盤,照著師父教的數息,一心不亂。心若打妄想,再拉回來,時時保持覺察、覺照,單盤時忍耐腳的酸、痛、麻!“噹”引磬聲響,哇!意想不到連續幾天我有坐到好香耶!

最後,師父希望大家時時保持覺性、清楚明白能做主的心,“騎牛回家”繼續用功!

在傳塵大和尚為我們解七的當下,眼淚禁不住流下來,內心是感動更感恩!這八天的禪修只在一剎那間,圓滿後將成為回憶!

希望再見再來……

祝福各位同参,法喜充滿。

感恩再感恩。

禪七學員 鄧世美(傳蓁)


閒居無事可評論,
一炷清香自得閒,
睡起有茶飢有飯,
行看流水坐看雲。

初次打禪七,免不了克服腳酸。好不容易忘了腳酸卻進入昏沉。趕緊喬好屁股,調整雙腳,直身端坐,再吸一口細細長長的氣,緩緩地吐出數息12345…….。怎麼數到4就斷了?原來英雄氣短!

日日重複的練習,妄念來了不搭理他,靜心的過程中妄念猶如重拳,一拳一拳圍毆心念,像是在追討欠他們的債務總算帳。

第一天早晨是鄰床師兄拍醒我,第二天默默糊糊聽打板的聲響,第三天熟悉板聲能馬上跳起床,感官變的靈敏多了!

打坐氣息越來越綿密,感覺到身心合一的寧靜。雖然只是一剎那,精氣神竟能這樣補充飽滿。感謝圓道禪院讓末學有初次體驗打七的機會。見輝法師說法很攝心,辛苦大寮的師兄,辛苦監香師父。

古德說:

若能靜坐一須臾,
勝造恒沙七寶塔,
寶塔最終碎為塵,
一念靜心成正覺。

禪七學員 淑卉(貫嚴)


此次參加樂山禪七是初體驗,因為從未參加過禪七的活動,就像初入學的小學生懵懵懂懂。感恩師父師兄們的教導發心,讓我們能全心投入課程學習。雖然似懂非懂沒法完全意會,卻深刻體驗生活竟可如此簡約。

全面禁語且沒有手機的干擾,消減了許許多多的妄念塵緣。從中領悟到,人之所見都是心的選擇,勤習專注於當下的每時每刻,不追憶過去亦不妄想未來讓自己完全投入師父的教導。以深心感受真正的寂靜喜悅。再次深深的感恩師父們及護七師兄們的發心。

禪七學員 郭金幼(依慚)


在106年接受學長的鼓勵參加了禪七,對於毫無禪修觀念的我,實在沒有多少的動力。學長告訴我一切自在,如果沒有辦法七天就參加五天吧!五天的禪修從焦躁不安到進入清安,奠定了我禪修的念頭!

會到禪院來,是因為師父的楞嚴經,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法。在一次無意間,發現了禪院要辦禪七(其實我有懷疑為什麼不打五不打六偏打七)我積極的詢訪打聽,最後,師兄告訴我,人數已經滿了,要參加要看因緣跟用功的程度,我想大概無緣了吧!不放棄的,我依舊是聽話照做。

 能夠參加此次的禪七,我非常的珍惜,但是這是一個新的經歷。從坐姿,數息,參話頭,各種法門的練習。

 師父每每的開示,讓我從心的平穩到焦燥又恢復平穩。

這七天我不知道有沒有打到好香,但是我沒絲毫的昏沉。師父的開示字字句句上心頭,覺得自己像被一圈金剛罩罩著,這是一個從未有過的新體驗!

禪七學員 洪慈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