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 學員心得

見輝法師

圓道禪院住持

今人何尋古佛心? 大德自何方來?歷經煙百城,那裡高僧多與少?

此生受教於兩位老和尚,第一位是我的啟蒙恩師一家師惟覺安公大和尚。

大二夏天,在深山裡的禪堂打禪七。第三天的晚鐘聲響,我步出禪堂,老和尚坐在禪堂外的大樹下,圍著一群年輕懵懂的18、 19歲的學子。
夜涼如水、陣陣晚鐘、潺潺溪流。和尚以獨特而溫柔的四川口音,細述實相頓悟心法,就是這念心,就是這念心,就是這念心……

抬頭仰望滿天星斗,當年佛陀夜睹明星,是繁星中的哪一類?佛陀靈山拈花的那念心,與和尚談的這念心,和我孤雲般無所依尋的心,是否無二無別?

那一夜,蛙鳴蟬喧頓息,萬籟俱寂,僅剩老和尚的句句法音,引領著自己無處可依的心靈,踏上了鐘鼎山林淡然遠去的出世道路。

二十多年後,2016年初,我遇到了第二位大和尚。

2015 年 7 月,圓道禪院四眾弟子首次在北、中、南的供佛齋僧大會,供養了一萬二千套的《華嚴經》給十方僧眾與道場,適逢韓國曹溪宗組團與會,隨行記者順手拍攝一張我們以《華嚴經》堆疊而成的經塔相片,就是這一紙照片,讓遠在韓國的大和尚在 千張回傳的照片中找到了台灣默默無聞的我們。串起了台韓兩國的華嚴盛會,也串起了兩個世代的共願。

當我們台灣四眾弟子護送一箱一箱的《華嚴經》,出現在釜山機場,當我們護經團菩薩們一位一位搭衣排班,在釜山文殊講堂,雙膝長跪、雙手持經,虔誠奉獻供養法師《華嚴經》的那一瞬間。我們其實並不知道,這份微薄的供養,在後來的後來,會產生什麼效應?更不知道,在佛法千年萬年的家業中,我們能承擔什麼?

今年為了紀錄片,再度遠赴韓國拜見大和尚,大和尚展示了他的成果:全套《華嚴經》的韓文註解,他看著我,感謝我。說著 : 因為 2016 年台灣供經團,因為小小的圓道禪院卻敢發大大的宏願,讓他也有了勇氣與堅持,把《華嚴經》韓文註解完成了。此舉是韓國佛教史上唯一一人。

大和尚更期待見輝實踐他的夢想,建造一個以《華嚴經》舖天蓋地的道場,讓這個世界成為華藏世界。

在他看著我含笑著訴說他的夢想,將這樣一個重擔託付給一位小法師時,我心想: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和尚,三十年來堅持講華嚴,註解華嚴,研究華嚴,眾人除了仰之彌高,有誰能看見他所看見的世界?有誰能理解他懷抱著的夢想。

在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有人因《華嚴經》而守候著千年的期待與承諾。縱然無人理解。是否,當年佛陀初至娑婆,看著芸芸眾生浮沉於苦海,亦如此孤獨?於是告訴後繼的弟子們:「彼諸眾生不能自救,何能救他?唯我一人,志獨無侶,修集善根如是迴向。」(《華嚴經》十迴向品 )

行者且於此住 回顧海天萬里,箇中塵境有還無

佛陀當年入涅槃前,殷殷付囑:自今以後,我諸弟子展轉行之,則是如來法身常在(佛遺教經)佛陀最後的教誨,迴盪在寂然無聲的中夜,佛陀入涅槃了、家師老和尚也圓寂了、韓國的大和尚說他老了………

輾轉傳法的棒子交到我們這一輩的手上,我們將何去何從?我們又該如何荷擔如來家業?

2017 年歲末,有個機緣頂禮佛陀的遺骨,我在佛舍利前對佛說 :「身為佛弟子的我,總感覺自己的力量很薄弱。但是,若能為佛教為眾生盡一份心力,見輝願意將此身心奉塵剎。那麼,請佛陀為弟子開啟一條道路吧!」

法輪常轉,法身常在。當代的佛弟子們,我們發願流通這部千古不變的法身舍利。

幾年來,圓道禪院四眾弟子化身為《華嚴經》中的善財童子, 跟隨著《華嚴經》,這部完整記載著佛陀對菩薩行願的教導,共同承接了億劫以來的古老傳承,實踐當年佛陀的叮寧與付囑。

「百億華嚴登玄門百萬菩薩入藏海」

大家都以為圓道禪院是座大山頭,殊不知我們僧團才十來位法 師,而且沒有大財團支持,竟然做了那麼多事?!也不過四個年頭的光景?!

我們只是這樣想:
在這滄茫的世間,人情可冷可暖,何不作為那個溫暖人心者?
在冥冥暗夜中,前路曖昧難行,何不明燈高舉?
雖然眾人昏睡懵懵,無明昧略,何不獨上高樓撞曉鐘?

於是,我們以法為贈禮。期待見者、聞者打開經典的剎那瞬間 ,佛陀的法語字句烙印在心底,啟發行者生生世世的本願。

惟願 四生九有,同登華藏玄門
   八難三途,共入昆盧性海


更多人物介紹:
無比大和尚 / 傳塵大和尚
見輝法師 / 見壽法師
 / 見辦法師

更多學員心得分享:
陳鴻振 / 郭法印 / 林玉梅 / 張惠關 / 許黛菁
黃素玲 / 姚晉民 / 張世偉 / 傳 禪 / 許銘恭
賴秀蓉 / 江季澄 / 章懷文 / 范芳宜 / 莊智雯